茶花馅的小笼包

狐缠

“蓝湛~蓝二公子~蓝二哥哥~~”


“……”


“蓝忘机!!”


“…何事?”


“嘿嘿,瞧瞧我给你带了什么回来。”


年轻人笑着将手从背后伸了出来,一只雪白的狐狸被捆的严严实实却还不忘死死瞪着这个抓住自己尾巴的男人。


“说来可真是奇怪,这么些年我从未在云深不知处碰到过狐狸,更别说是这通体雪白的雪狐了。”


将这雪狐置于榻上后,年轻人便转身朝男人扑了过去


“昨夜不是下了场大雪吗,我便想着前些日子在后山布下的陷阱该被雪给埋了,万一有弟子不小心落了陷阱当中,受伤了,可就是我的罪过了。我可不想再被蓝老头训…”


年轻人边说着边朝男子怀中拱去,男子似是被他这般举动给惊到了,搁下手中的笔,眉头微皱,却也没推开他,反倒是张了张手臂,将他圈进了怀中。待年轻人终于消停不再乱动时,他抬了抬手将怀中人的衣裳整理齐整。年轻人仰起头看着这个将他圈住的男人,伸手摸了摸男人肩上垂下来的发丝。


“…嗯,这便是你大清早起来就奔往后山的缘由?”


年轻人挠了挠脸,笑笑道


“主要是想看看有没有捕到山鸡。”


“云深不知处禁杀生”


“我知道,我知道,这不是实在嘴里快淡出鸟了嘛~

不是我说啊,蓝湛,你们蓝家的伙食实在不是人吃的,净是些树皮树根要不就是各种草药菜叶子,真不知道你们是怎么受得了那种又淡又苦的味儿。”


年轻人回味了下那种感觉,止不住的身体哆嗦


“饶是我吃了这么多次,也难以习惯。自从嫁到你们这,我都多久没有正经的吃过一餐带荤的饭了,再这样下去我都感觉要成佛了。”


男人听了这番话微微的笑了笑,摇了摇头说


“前些日子你可刚跟思追他们偷溜去山下的湘菜馆”


……


被丢在塌上的雪狐望着眼前这两个打情骂俏的男人,心里止不住的恼火。你说它好端端的在山中猎山鸡,要不是不小心踩中了陷阱,又被雪给压住了,怎么可能这么轻易的就被人给逮到。被人给逮到也就算了,偏生这厮还就这么把它往榻上一丢就不管它了!!这算什么事,它可还被死死的绑着呢!心疼的望了望身上被弄的乱糟糟灰不溜秋的毛发。要知道,这身雪白的毛发可是它的骄傲,族里就数它的毛色最纯正最漂亮,它还指望靠它去追隔壁山头的小花呢。想到小花,它的内心就充满力量


‘不行,我得趁着他们不注意悄悄的溜出去,我可还约了小花说要带她去山下逛逛呢’


嗯,说干就干,首先,它得先解开身上的绳子。


……


‘我去,这绳子怎么这么结实!!’


它的牙都快被崩坏了也没见这绳子有一丝一毫的损坏,真真是气死狐了要。


一番挣扎后,这绳子不但没松半毫,反倒越来越紧,眼看着狐命就要受到威胁,它不得不大声叫到


‘喂喂喂!!!快理理狐啊!!我快要被勒死了!’


狐狸呜呜呜的叫唤声传入男人的耳中,他低下头看着怀中的人


“好了,别闹了,快去给它松绑吧。这雪狐不似一般的狐狸,它是开了灵智的。不但通晓人性,且尤其记仇。此番你抓了它,仔细以后它寻机会报复你。”


“晓得了,不过,我可不怕它报复,毕竟,含光君会保护我的不是吗~”


年轻人笑着转了个身,攀住男人的肩,欺身上前吻住了男人的唇…


未完待续?